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務院信息 > 正文

社評:世衛應參與調查美國疫情早期情況

來源:環球時報 發布時間:2020-04-26 08:57:02 編輯:
分享到  
      美國加州圣克拉拉縣22日通過尸檢發現了最早死于2月6日的新冠病毒感染者,這將美國第一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發生時間從2月29日大幅提前了3周多,改寫了美國新冠疫情傳播的時間線。加州州長紐森于23日已經宣布對去年12月以來可能死于新冠肺炎的病例開展調查。

圣克拉拉縣一名衛生官員表示,該縣發現的2月6日那名新冠肺炎死亡者和另兩例2月和3月初死亡者的情況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這場疫情肯定要“永載史冊”,歷史需要真實的記錄,而不是被政治扭曲了的印象。更重要的是,抗疫還遠未結束,通過了解這場疫情之前擴散的軌跡,我們更容易預判它將如何在人間流動的未來變化。

逝于2月6日的那名圣克拉拉縣女性很可能仍不是美國在這場疫情中的最早死亡者,需要把更早的死亡者和感染者找出來,這些發現對于人們重新認識新冠疫情以及全球抗疫可能形成顛覆性意義。這是因為:

第一,之前人們大多認為,疫情是從中國先傳到周邊國家和地區,進而在歐洲大規模暴發,然后才大規模傳到美國。但是圣克拉拉縣2月6日就有人死于新冠肺炎,而歐洲的第一名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發生在2月14日的法國。該圣克拉拉縣女性的感染時間也被推測為1月初至1月中旬,早于歐洲1月24日報告的首個確診病例,而且提前了很長時間。

接下來的問題是,整個2月份,究竟是疫情在美國傳播得更厲害,還是在歐洲傳播得更厲害?一個合乎邏輯的推論是:美國的實際情況很可能當時就比歐洲的情況更加嚴重,或者說兩邊的情況差不多。

第二,美國的警報為什么沒有像歐洲拉得那么響?同樣作為一個合理的推論,是因為有大量新冠肺炎病例在美國被當成了流感。之前很早的時候,日本媒體就提出了這種質疑,但是遭到了美國CDC的否認。圣克拉拉縣的新發現重新激活了這一推論。

眾所周知,新冠肺炎早期的死亡率在很多國家和地區都不太高,如果它沒有成為社會的集體關注焦點,那些病例很容易混進流感和其他并發癥里面去,F在看來美國早期就是出現了非常嚴重的混淆,美國現在這樣說的專家和媒體越來越多。

直到2月底之前,美國的檢測非常落后,而且CDC定了確診新冠肺炎病例的極高標準,即所有確診者都需有中國旅行史,這等于是拒絕監測社區傳播。美國東北大學最新推測,疫情在美國早就有了非常嚴重的傳播。

第三,如何評價各國的抗疫,新發現在重置這種評價的坐標。就美國來說,其行政當局和醫療管理部門顯然都出現了嚴重的誤判和工作不力,而新冠病毒被證明在美國出現得越早,意味著他們無所作為的時間拖得越長。

1月21日雖然美國確診了第一個病例,2月2日特朗普總統宣布停止中國人入境,但是直到后來的很長時間里,美國都在防中國輸入病例,而沒有防社區傳播。從特朗普總統開始,政治人物們公開淡化病毒在美國社區傳播的風險,美國兩黨直到3月3日“超級星期二”前后還在舉行大型造勢集會,為病毒傳播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美國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美國科學家和世衛組織的警告為何形成不了實際觸動,這是一種偶然還是無可避免的?這與武漢早期的重視不足是否存在共性?這非常值得在全人類的層面進行探討、研究。

美國作為代表性西式民主國家,顯然出現了對新冠疫情早期情況認識的巨大漏洞,行動策略也出現了驚人偏差。然而把最初的事情客觀還原出來大概并不容易。

特朗普政府顯然很不愿意做這樣的回顧,他們擔心這不僅會讓人們重溫他們領導美國抗疫的嚴重失敗,還會提供這種失敗的更多證據。整個共和黨都在維護政府,他們的鐵桿選民也愿意接受聯邦政府用謊言自保。愿意揭露現政府過失的是民主黨和支持他們的輿論力量,但他們的揭露也可能因為政治利益而變形,也就是說,雙方的激烈交鋒會導致事實在一些時候面臨劇烈的擠壓。

鑒于事情非常重大,我們在此強烈呼吁世衛組織介入對美國早期新冠疫情傳播的調查。世衛的參與能夠保障這一調查不被美國正在臨近的選舉扭曲,確保調查結論是科學的,而不是專門用來迎合政治的。人們需要看到能夠對歷史負責的真實報告。

 

广西南宁种桉树赚钱吗 广东快乐10分开奖查询 北京pk拾冠军五码计划 北京11选5现场开奖哪个软件 黑龙江p62官网 扑克牌玩法与技巧 正规配资公司哪家好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开奖网网址 广东26选5技巧 二分时时彩开奖官网